聖徒專訪 更多聖徒專訪 …
.
生命流露 見證恩浩
郝許振玉姊妹


 郝許振玉姊妹(下文起稱郝師母)育有六名兒女,一生忠心服事,以生命教導兒童,至今兒女們都愛主事奉神。郝師母一生看似平凡,但我們能在背後看見神對她和她一家的引導和恩典,但願她的故事不但感染她的兒女,也感染我們。郝師母丈夫郝士藻的見證也可在教會網頁生命泉「4.一家之主」上閱讀:

請郝師母介紹一下自己。

 我今年八十八歲。一九四九年,我十九歲從天津與家人一起逃難到港,翌年結婚,丈夫叫郝士藻。我有兩個兒子和四個女兒,為了照顧家庭,我一直沒有工作。我結婚後約十一年左右信主,感謝主現時六個兒女都事奉主,大多數親戚都已信主。

才提到你婚後多年才信主,是甚麼緣故呢?

 我和丈夫幾乎是盲婚啞嫁。他從事布匹批發生意,生意人隨波逐流,結婚十年他沉溺花花世界,並有不少陋習—醉臥街頭、吸煙賭錢、到夜總會,毫不顧家。我對他「叫天不應,叫地不聞」,只好放棄他。不過我不想放棄這個家,便一直忍受。



 結婚約十年後,我丈夫的朋友薛弟兄多番邀請他到佈道會,他多次推搪後自己「走上門」到佈道會。他聽了福音深受感動,聽了三、四次便信主。信主後,他判若兩人,身上的陋習在一年間消失。從前我丈夫不知道怎樣愛家人,他信主後我一家充滿喜樂和愛,所以把信主後出生的小女兒起名為「愛」。我看見他如此大的改變,便跟他到教會,聽道後也相信接受主。





夫妻合照





大兒子按牧典禮



那麼你信主後,有甚麼服事崗位?有甚麼學習?

 我曾參與做餅、招待和探望服事,實在是主的抬舉。首先是做餅服事,擘餅是合一和莊嚴的事。我要完全安靜下來,不被兒女們打擾,專心做餅,認真禱告。之後我傳承下一代做餅,重點不是教她們做餅,更是要成全她們服事的態度。在招待服事,我們既要認真服事,也要照顧個別聖徒的需要,例如有聖徒可能怕冷或行動不便,座位上需要特別的安排。我丈夫也在教會參與招待服事,我們二人同心服事,彼此談起屬主的事都十分投入和喜樂。還有探望組服事,記得一次我去探望一位聖徒,對方說:「主耶穌受的痛苦遠比我們多⋯」這話十分激勵我。所以,在服事的過程中我也得著對方和神的幫助。

回到家庭,你要照顧六個兒女,應該相當費神,信主前後你教養孩童有甚麼分別?又有甚麼感恩的事呢?

 我生於戰亂解放時的中國,沒機會讀書。信主之前,我只希望兒女能好好讀書。即或自己不能教導他們,我也會為他們找好的學校和補習老師。信主之後,我參加教會的讀經小組,有人教我讀聖經,使我明白真理,認識兒女不單是我個人的兒女,更是神的兒女,我只是個管家,要培育他們被神使用。我不求兒女們出人頭地,最大的心願是他們都愛主事奉主,每天為他們禱告,特別是兒女在信仰軟弱之時。我也教導他們必須聚會、不可遲到,即或家境不富裕,也要從小學習奉獻。(時代不同,師母們那時教小朋友是相當嚴厲和有要求。)





與丈夫育有二男四女



 提到兒女,有兩件事我很感恩。第一,我未讀過書,目不識丁,希望兒女能好好受教育。我不斷為兒女找好學校,入讀基督教學校,全是神的恩典和帶領。有一次我凌晨三點從銅鑼灣坐的士到半山的一間學校,排隊拿報名表替兒女報讀,但不識字,幸好有老師幫助填寫。離開時我也不識路,上錯巴士,但主引導我回家。第二,我的小女兒六個月大時曾發高燒到一百零八度,入住深切治療部,生命垂危,後來竟又奇蹟般康復,沒有因高燒而有後遺症。

你一生最感恩的是甚麼事?

 最感恩的是我一家四代大多都得救並事奉主,特別是我年邁的母親在七十歲時能信主。我母親拜偶像多年,每逢我向她傳福音,她便罵我背叛她。弟兄姊妹到她的家探訪,她便從另一條街離開。後來她聽了「迷羊的比喻」(路十五1-7)的福音信息,一百隻羊失去一隻,她就是那隻羊。我母親信主後立刻親手除掉家中的偶像,與神和好;她也與我和好,更說:「信耶穌太好,我信遲了!」接著弟婦、侄女都得救。至今我仍帶附近晨運的老人家到佈道會,因為我們「白白的得來,也要白白的捨去。」(太十8)一生要好好愛神和愛身邊的人。想起主這麼多的恩典,兒女全都愛主事奉主,只要我身體可以,都必定會出席主日和長者聚會。



 最後我想起新春詩歌《全新的你》的一句歌詞:「耶穌能造一個全新的你」,這實在是我丈夫和母親的寫照。另外,使徒行傳十六章31節說:「當信主耶穌,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。」這是我一家的寫照。全家得救、兒女在教會愛主事奉主,為神使用,十分蒙恩!

後記

 郝師母成長於動盪的政局和被安排的婚姻,看似有點淒慘,但她感謝神一直帶領;她一生全職照顧家庭,看似有點平凡,但她看見神一直賜給她的恩惠。雖然她沒說很多教訓和大道理,但我們都看見她一份感染力,看見她一份忠心。今天,或許我們有更多的知識和學問,但不少時候我們卻失去一顆簡單愛主的心、一顆知足感恩的心和感染人的生命。



「若有人愛神,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。」(林前八3)



生命泉:一家之主(網上版)